杀人嫌犯陈同佳表示愿赴台自首民进党当局再次阻挠

原形毕露!杀人嫌犯陈同佳表示愿赴台自首,民进党当局再次阻挠

【环球时报记者 陶欣然】涉嫌在台湾杀害香港籍女友潘晓颖的港人陈同佳在事隔一年后,再度表示愿意本月前往台湾投案。不过对于陈同佳如何来台,民进党当局不断利用司法程序进行阻挠,台媒直批绿营收割完“修例风波”的政治果实后,显然已对陈同佳失去了兴趣。

“自云桂铁路开通运营以来,弥勒客流量逐年增长,为了满足日益增长旅客出行需求,我们正在围绕原弥勒站既有站房前、左、右三部分进行扩建施工。”中铁城建弥勒站改扩建项目总工徐昆说,目前弥勒站扩建主体工程过半,预计在7月中旬主体工程全部完工。

引发香港“修例风波”的台湾杀人案疑犯陈同佳去年10月出狱后一直藏身警察安全屋。他2日通过“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发出简短录音,表示他的想法不曾改变,会请律师安排返台自首事宜。他在录音中称,“潘妈妈、潘爸爸你们好,我是陈同佳。我再次为晓颖的事情向你们道歉。我返台湾的想法一直都没有改变过,我会请我的律师安排返台湾自首的事情,请你们放心”。管浩鸣还透露,陈同佳已委托“理律法律事务所”办理案件。

《联合报》9日发表社论称,蔡英文当局一路推脱阻挡,想方设法阻挠陈同佳来台投案,究竟又为了什么?其中缘由其实不难想象:这起杀人事件所有可以收割的“果实”,民进党都已经分食殆尽了;如果还有后续插曲需要收拾,都已不可能得分,“在这种情况下,陈同佳来台只是一件累赘,处理不好,说不定还要被倒扣分数”。因此,蔡当局正对陈同佳事件做最后的压榨,搬出所谓“司法互助”及“港台协商”等理由,无非是要把问题政治化,使其难以成行。

2018年2月,陈同佳涉嫌在台北一家旅馆杀害怀有身孕的女友潘晓颖后潜逃回港,在香港非法处理女方银行卡及财物。同年3月,香港警方以涉嫌洗黑钱罪名拘捕陈同佳,去年10月他刑满出狱后入住警方提供的安全屋至今。国民党主席办公室主任叶旭鸿称,台湾相关单位执着于“本位主义”令人失望,把投案当自由行的苏贞昌真的很失格。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批评称,人家是来投案的,苏却不允许杀人犯“自由来台”,到底是在干嘛?

图为广南县的田园风光。韦海涛 摄

弥勒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毕艳说,弥勒正由原来的“慢旅快游”变成“快旅慢游”。旅游品质的提升和旅游时间的缩短,增加了当地餐饮、购物、住宿的收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为弥勒创建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区打下坚实基础。

“高铁还让丘北县与滇桂黔‘三角旅游圈’客源市场直接对接,加速区域旅游合作一体化进程。”毕松云说。通过高铁互通互联,充分实现了滇东南区域旅游市场联动。

总人口近百万人的广南县集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山区于一体,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每年广南县有超10万人到江浙、闽粤和昆明等地打工,这是当地人摆脱贫困的主要手段。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社会发展按下“暂停键”,给当地外出务工人员制造了难题。2月下旬以来,当地政府部门在加强疫情防控的同时大力推进复工复产。2月29日,广南县677名务工人员,登上了由昆明南开往广州的D9851次复工专列,安全返回广州、佛山等地复工。

图为一列动车组列车穿过云南的稻田(资料图)。张伟明 摄

云桂铁路开通后,高速快捷的动车将石林、弥勒、丘北、广南等早先美丽而贫困的县市成功串联,各地旅游优势互补,越来越多的乡村发展起特色旅游,游客接待人数和旅游收入连年递增,贫困快速消减。

高铁开通后,旅游纷至沓来。“原来从昆明到普者黑自驾至少4小时,现在坐高铁最快不到1小时,客流大幅增长。目前村民依靠旅游完全可以脱贫致富。”喳喳呀一家开起了彝族风情民宿,收入快速上涨。至2019年末,仙人洞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万余元,甩掉了象征贫困的“口袋”,成为丘北县名副其实的“首富村”和旅游致富的“示范村”。

与弥勒相隔不到1小时高铁车程的丘北县,自2013年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播出后,揭开了普者黑的神秘面纱,这个在彝语中被形容为“盛满鱼虾的湖泊”的地方,成了中外闻名的景点,每年荷花盛开之际游人如织。

受害者潘晓颖的母亲表示她愿意出钱给陈同佳买机票。但民进党当局接下来的反应,显示事情并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台湾陆委会7日称,若陈同佳确定来台面对司法,随时可通过单一联系窗口联络,台方会依法办理。不过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否认台港之间有单一联系窗口。他表示自己立场很清晰,就是希望事件可以早日成事、早日完结;若台方可批准陈同佳入境,并提供签注及赴台日期等细节,香港可通过警务合作机制提供协助。李家超还以2016年的“石棺藏尸案”举例称,香港可以参考当年的做法移交逃犯。《明报》援引港府消息人士的话称,陈同佳与台湾需要先达成三点共识,包括台湾清楚表明陈同佳以什么证件赴台、预计前往的日期以及与什么人同行,之后港府才可提供协助,且不会接受台湾派人到香港押解陈同佳。

目前,普者黑正在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云南普者黑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毕松云告诉记者,高铁带来的“溢出效应”迅速升温,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高度汇聚,丘北县旅游产业知名度和旅游产品影响力进一步提升。

“陈同佳案的政治操弄”,资深媒体人陈国祥以此为题撰文称,苏贞昌的说法“违背主权与司法互助原则”,完全是政治操弄,蓄意把两岸政治角力凌驾于司法之上。文章说,现在人要送上门,为何还要刁难?关键在于香港是特别行政区,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目前两岸官方关系紧张,蔡英文当局刻意把事情由实务层面提升至政治层面,甚至要求港府先与台湾签署司法互助协议,显然是不放过任何可以操作“主权”或“正名”议题的机会,“蔡政府蛮干下去只会碰一鼻子灰”。香港《星岛日报》称,苏贞昌公开表明不允许陈同佳自由行来台,要求与港府“好好谈”,但港台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协议,这完全是强人所难,台方打的是政治算盘,企图借此凸显“主权”。文章批苏贞昌的话简直就是法盲,如果香港可以判决陈同佳杀人案,又何必如此折腾,还闹出“修例风波”?如今陈同佳明确愿意自首,剩下的只是技术问题,根本也不需要港府协助,台湾却将之拒之门外,生动上演了什么叫叶公好龙,什么叫政治凌驾公义。

串联起滇东南区域旅游

地处滇黔桂三省交界处的广南县风景秀丽,有着“世外桃源”的美誉。据广南县旅游局统计,随着高铁开通,到广南的游客正以每年25%—30%的速度递增。

喳喳呀说,村民祖祖辈辈靠打鱼种地为生,土地少,20年前村民年人均收入不足300元,年人均有粮仅180公斤。“每年秋收之前,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爸爸和村民的男人就扛着口袋外出借粮,附近村寨给仙人洞村取了一个外号——口袋村。”

不惑之年的阿黑哥喳喳呀整年穿着彝族分支撒尼人白褂,留着彝式长发小辫,“年轻时,我羞于穿白褂,还把辫子剪成短发,就因为穷。”

为摆脱贫困,丘北县通过打造旅游特色村寨、增加就业岗位、入股分红、技能培训、土地租赁等多种方式增加农民收入。仙人洞村以普者黑景区开发为契机,依托三面环湖、四十里水路绕村、万亩荷花簇拥的资源优势,发展乡村旅游产业。

在滇东南山区,自然风光、民族文化资源富集的区域基本与贫困区域的分布相重合。

弥勒是一个与“未来佛”弥勒同名的城市,以温泉、红酒、特色小镇闻名。高铁开通后,弥勒市游客接待人数和旅游人数连年递增,2019年接待海内外游客共计1205万人次,旅游收入共计142亿元。

陈同佳再度表示愿赴台投案

生动上演“政治凌驾公义”

近年来,弥勒抓住高铁带来的“快旅”机遇,着眼游客“慢游”需求,全力打造了原汁原味的彝族风情小镇可邑、文化艺术气息浓郁的创意小镇东风韵、风景秀丽的康养小镇太平湖、生态优美的滨河休憩走廊甸溪河等一批旅游产品。

“我年轻时,出村赶集怕报村名,怕穿彝族服装,因为怕被认出是仙人洞村人。”喳喳呀告诉记者,那时最担心三件事:吃不饱肚子、娶不到媳妇、一辈子借粮。

8日,台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又提到所谓的“联系窗口”,声称如果嫌犯确定要来台面对司法,“可以透过联系窗口联络,我方已准备就绪,一切依法处理”。台“行政院长”苏贞昌竟然称,陈同佳不可能到台湾自由行,台湾不容许一个杀人犯自由来去。《联合报》9日质问道,苏贞昌说得一口似是而非的歪理,却忘了“司法主权”的问题。而当初台湾不断向香港交涉引渡陈同佳,就是因为他的犯罪地点在台北,台湾拥有主要“司法管辖权”,从这个角度讲,台方无论如何必须接受陈同佳赴台投案,还受害人及社会司法正义。《旺报》直言,这起案件已从相对单纯的杀人犯投案上升至政治角力。

图为丘北县普者黑景区航拍图。陈畅 摄

喳喳呀住在云南省丘北县仙人洞村,全村共有196户981人。村如其名,座落在喀斯特丘陵之间,三面环水犹如人间仙境。但在仙人洞村的美丽背后,却隐藏着深度贫困。

据统计,2月下旬至今,广南县已有8万余人乘坐高铁外出务工,车站日均发送旅客人数2000人左右,正在逐渐恢复到疫情以前水平。(完)

苏贞昌竟把投案当自由行

图为游客在普者黑景区内打水战。陈畅 摄

无论是北上昆明,还是南下广西、广东,或者到江浙一带务工,家门口的高铁都是广南老百姓的出行首选。“原来乘坐汽车到南宁要七八个小时,到广州要两天。现在坐高铁,早上出发,下午就能到广州,太方便了!”广南县务工人员王小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