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上班玩手机被廉洁记分乐山大佛景区已撤销

环卫工上班玩手机被廉洁记分引争议 乐山大佛景区:已撤销

针对“环卫工人上班时间玩手机、买水果被廉洁记分处罚”一事,7月6日,四川省乐山市乐山大佛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廉洁记分”对环卫工人并不适用,相关处罚目前已经撤销。

在企业经营中经常会出现一个现象,就是对自己的定位出现错误。

单机游戏你只能买一次。

大宇之所以做出国产双剑的IP,事实上是因为搞网游一直搞砸只能在单机上回血。

2001年,随着《石器时代》和《热血传奇》进入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的市场规模达到3.7亿人民币,国内游戏厂商对网游的吸金能力有了新的认知,进而引发了连锁反应,各个工作室相继抛下被盗版打成筛子的单机市场,转而投向网游。

网络游戏你的充值无上限。

但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盗版会横行?为什么正版游戏拼命降价也打不过盗版?

多年后,陈天桥想起这个电话的时候,肯定会为自己错过了一个超级商业机会而撞墙。

如果我们不把游戏当成游戏,而是单纯的当成一种商品,重新建立一个商业模型呢?

这句话其实是一个不准确的说法,因为以2007年仙剑奇侠传这个IP在国内的影响力,盗版玩家的数量可能远不止300万。

据说当年营销鬼才史玉柱玩《传奇》,被人乱砍,他很不开心,于是联系了全服等级最高的玩家,把对方的账号买了下来——结果还是被人乱砍。

这款游戏将价格歧视原则运用到了极致,游戏中的所有机制都在对玩家说:只要充钱你就会变得更强。

最终把盗版光盘干掉的东西也不是正版意识,而是网络下载,网络通过比盗版更优质的体验干掉了光碟,玩家可以连门都不用出直接获取到游戏。

这种差别从根本上改变了游戏的分发渠道,网络用一种更先进的方式对过去的模式进行了降维打击。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呢?

在这种基础上,一个新的被玩家骂暴的产物出现了,那就是“免费网游“。

因为盗版便宜?因为盗版成本更低?

高质量游戏因为运营不好而完蛋,就是因为质量虽然高,却不能持续提供长期的娱乐资源。

典型的案例就是各种快餐厅的优惠券:首先定一个比较高的价格,愿意用这个价格来吃的,我们赚到了他的钱;

在选择了更高级的分发渠道的同时,网游对运营能力的要求也变得更高了。

关于中国单机游戏的没落,最常被拿出来说的理由是盗版问题。

“石以砥焉,化钝为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是大挑战,也是时代赋予的大机遇。看准了的事情,就要义无反顾,坚定不移地干,干出成绩来。

解决这个先天弊病的方案有两个:

一个新的关键点在我的眼前出现,那就是渠道。

当一个东西赚钱的时候,所有资源都会往里砸。

为此,要优化营商环境。以政府服务的“加法”,换取创新发展的“乘法”,是政府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必然选项。为此,必须进一步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继续优化营商环境。要加快探索形成负面清单和产业准入的审管分离制度,取消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要持续推进政务信息化,推广智能办公,提高行政效能;要消除阻碍市场主体创新的痛点难点堵点,加快形成行政效率高、审批少、收费低的营商环境;要依法依规实施严格的市场监管,消除信息不对称,促进市场公平竞争。

为此,要振兴实体经济。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时候,实体经济都是我国经济发展、我们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根基”不能动摇。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较大,越是如此,越要有为,对冲风险、化危为机。要落实好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让企业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同时加大要素市场改革力度,着力降低企业土地、用能、物流和制度性成本。要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提高中小企业生命力,确保实体经济稳得住、能发展。

盗版、网游化、文化认同、玩家基数、经济基础、政策限制……

大热作品的制作者却快要饿死,就是那个年代的魔幻现实。

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根本上就是两种东西,单机游戏通过制作产品进行一次性的销售,而网络游戏通过长期的运营来出售服务。

过于高调的宣传引爆了玩家热情,游戏变成了一个众望所归的热门,渠道纷纷联系发行方开始进行预售。

单机游戏和个人电脑进行了绑定,直接限制了自己的用户群体,让“没有电脑的用户”成为了非目标人群;

土豪玩家们在这款游戏中找到了花钱的点,利用大量的RMB和普通玩家拉开了距离,而普通玩家成为了土豪的游戏体验,在被砍中寻找其余游戏乐趣。

著名的国产游戏滑铁卢《血狮》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渠道事故:

通报最后称,相关问题的发生,“反映出景区仍有少数干部职工工作纪律涣散、遵规守纪意识不强”;近期,暗访组将持续开展明察暗访,对发现的问题严肃查处。

但说到最根本就是一个原因:网游太赚钱了!

但我们今天不说质量,只谈商业模式,纯从商业的运作模式上看我们会发现:

对网游化的原因有很多分析,有人说是因为当时中国的消费力还不能承受大量购买个人电脑,网吧才是上网的主要途径,给网游的成长提供了土壤;

二十年前,中国曾经有过一段自主研发游戏的小高潮,出过不少接近国际水平的游戏和专业的制作团队,大宇、目标软件、像素软件、西山居、昱泉国际……但这些制作者中的大多数却在2003年前后集中离开了单机游戏市场转型网游,剩下的也只能在生死线上苟延残喘。

无论从历史方位,还是现实语境来看,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一方面,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义;另一方面,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导向下,只有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市场优势,创造有效需求,方能从容化解发展难题。总的看来,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取得显著成效,但仍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

人们对游戏也产生了这样的一种错觉:错误地认为游戏能不能卖好的核心在于游戏品质,进而忽略了渠道对游戏的影响。

而价格歧视,在免费网游中可以做到接近完美。

很多人会把自己当成产品主导的企业,相当一部分互联网公司沉浸在自己靠“点子”、“微创新”打败了竞争对手的幻觉中,认为技术才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第二,改变销售渠道,不再把游戏当成一个传统商品来销售,而是换一种思路,将游戏变成一种提供长期服务的商品。

疫情袭来,一些传统行业受到冲击,而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逆势上扬,网络购物、生鲜电商、在线教育、远程办公等新兴服务快速扩张,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蓬勃发展……启示我们,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战略方向,裨益于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有助于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

上述通报显示,根据《党风廉洁风险迹象精细化记分管理实施细则》,大佛景区纪工委对相关当事人及负有领导责任的景区领导进行了1~2分不等的廉洁记分处罚,其中包括6名环卫人员。

铺开实体销售渠道难度过大,让小工作室很难负担游戏的发行成本,甚至沦为发行商的工具人。

在那个时代,国内游戏市场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玩家的绝对数量很多,大家捧起了一个又一个大IP,形成了璀璨的衍生文化圈;

“商家直达用户”,放在现在也是很多商业模式成天挂在嘴边的追求,而这一切在二十年前网游就已经做到,这种程度的降维打击,很自然的就给了单机市场致命一击。

选择网吧作为渠道解决了电脑普及率低的问题;

只要你玩儿,就有机会充钱。

不愿意用这个价格来吃的,我们发优惠券,让这些原本的“非目标用户”也变成自己的用户。

到了发售日期,游戏完成度不到一半,制作方申请将游戏延期,大量收了定金的渠道却不愿意承担退还定金的损失,强逼《血狮》按时上市,最后成功制造了中国单机游戏史上的一个重大污点。

身为土豪的史玉柱率先意识到了土豪玩家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批人愿意花比别人更多的钱来换取更多体验,于是他为土豪们量身定做了一款游戏:《征途》。

网游化是除盗版外,另一个被屡次提及的国产单机游戏衰亡理由。

但是,我们不讨论道德,不讨论游戏质量,单纯从商业模型的角度上来看免费网游的运作模式,就会发现这是一种极其有效的营收方式。

自打互联网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

这种渠道绑架游戏的状况从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

而世纪初的正版游戏却恰恰相反:盗版盘可以一键安装,正版游戏却要输CD-key,搞注册,甚至玩的时候一直插着光盘。

仙剑奇侠传4发售后,制作人曾经自嘲说要恭喜仙剑奇侠传4销量突破330万——正版30万,盗版300万。

许多国外厂商都是依靠主机市场难以破解的优势才熬过了2000年开始的网游化浪潮。

数字产品必然要面临破解,这不是谁能改变的,是数字产品本身属性决定的,一旦破解,数字产品就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大量复制,这些低成本的产品流入市场自然会对正版市场形成强烈冲击。

在2000年的互联网大潮中,不仅仅是中国的单机游戏行业遭受了冲击,全世界的单机游戏产业都遇到了困境,其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网络普及让数字产品的破解效率和传播效率大大增加。

有一个词叫做“价格歧视”,概括而言就是“永远用消费者能承受的最高的价格把东西卖出去”。

史玉柱非常愤怒,直接给盛大打了个电话,质问盛大老板陈天桥,凭嘛自己身为一个土豪要和贫民一样肝。

1997年,一款名叫《血狮》的RTS游戏上线宣传,当时正是《命令与征服》大火的时代,《血狮》依靠本土RTS的名头迅速打响了知名度,成为万众瞩目的新星。

澎湃新闻获得的乐山大佛景区《关于纪律作风整顿期间暗访发现问题的通报(第一期)》显示,6月29日,景区印发《关于进一步重申上下班纪律和工作纪律的通知》,按照党工委工作部署,6月29日下午起,景区监察审计室、党政办、组织人社局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组成督查组,对景区各部门干部职工在岗履职情况进行暗访督查。

这么多年过来,这个问题已经被讨论过无数遍,也得出了一些被大众认可的答案:

对很多玩家来说,免费网游都是和“坑钱”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存在。

所谓渠道,就是商家把产品送到目标客户手里的过程,而单机游戏的卖碟片模式,从根本上就是一种落后的渠道模式。

这不限于游戏,一切可以数字化的产品,都是这样,包括网文。

不是所谓的情怀、政策、基础设施、文化。

除此之外,旧渠道分发模式还从多个方向限制了国产单机游戏的发展:

EA多次试图进入网游市场,打造一个《魔兽世界》一样的爆款,但从未成功过;光荣《信长的野望ol》、《真三国无双ol》纷纷高开低走,成绩惨淡;

6月29日、30日,督查组在暗访中发现,麻浩咨询服务站站长余某、工作人员陶某工作时间不在岗;卫食安监局工作人员方某上班时间在办公桌前玩手机,同时身子半躺在办公椅上,姿态不雅。环卫工人玩手机。

国外游戏有国际市场作为后盾,而国产游戏能依赖的就只有自己。

玩家们倒也没有针对国产游戏,那些被引进国内的热门大作:CS、《暗黑破坏神》系列、《魔兽争霸》系列,也拥有同样的命运,明明是网吧装机必备,覆盖的玩家数量超过千万,但正版销量只能勉强触及百万线。

据其介绍,廉洁记分制度是针对公职人员在思想、工作、生活等方面显现的廉洁风险痕迹、表象进行归纳整理、分析研判,参照驾照管理模式予以记分,并根据累计分值情况分级预警处置,防范腐败现象和行为发生、发展以致严重违纪违法。“最终记分将影响工作人员的年终考核以及评奖评优。”该负责人称。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孙蒙娜

但网游就一定会吊打单机吗?

但我却渐渐的从这些已经被说烂了的东西中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隐约感觉到这其中有一条暗线串起了这条游戏发展的历史。

此外,督查组发现数起涉环卫人员问题:凌云乌尤处环卫工人在猴儿洞厕所外玩手机;定坊管理处2名环卫人员玩手机,且另有3名环卫人员上班时间脱岗购买水果。

为此,要从生产端入手。着眼于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不断优化生产要素配置和组合,提高生产要素利用水平。当下及未来,尤其要牢牢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新机遇,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抓紧布局数字经济、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大力推进科技创新,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按下“快进键”。

第一,造游戏机,通过硬件设备彻底锁死平台,从源头上消灭破解的可能,逼迫玩家来买正版光盘。

中国单机游戏为什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镰刀输给了电锯,很正常。

发展到今天,国产单机游戏已经几乎失去了国际竞争力,沦为一片游戏荒漠,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但在销量上,单机游戏却只能算小众中的小众,根本养不活几个工作室。

然而中国没有主机市场。

有人说中国文化骨子里追求卷卷卷,能社交能压人一头的网游更符合文化特征。

但在那时候,这款游戏距离完成还有极为漫长的距离,过于乐观的投资方却已经开始进行宣传并定下了发售日期。

而实际上,他们中的大部分,营销部门的投入和重要性远远胜过自家的研发部门,致胜只是因为铺渠道铺的快,趁着用户还不懂的时候抢占心智,这种公司事实上都是渠道主导的企业。

这里的先进,并不是褒义词。

网游取代单机也是同样的逻辑:

许多人不理解网游为什么能摧枯拉朽的干掉单机,许多游戏从业者都无法理解粗制滥造的手游为何能靠一天的营收就超越精致的单机游戏,甚至将这段历史斥责为玩家品位太低,网游太会坑钱的黑历史。

点卡则和网吧进行了深度绑定,在玩游戏的地方站起来走几步就可以充钱,相当于抹掉了原本横亘在厂商和玩家之间的代理商、经销商、分销商、什么什么商的层层麻烦,付钱和反馈的效率变得非常快。

“(景区)对纪工委相关工作人员规则运用不恰当等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并要求其加强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业务知识能力的学习。”前述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进一步严格要求景区工作人员,严格执行相关的工作纪律,严肃工作作风,热情周到地为游客服务,让广大的游客满意,提升乐山大佛景区形象。

用户是一种很懒的生物,除了便宜,还会贪图方便,如果用免费的盗版太麻烦,有不少人宁可多掏一点钱来换取不需要解决问题的流畅体验。

压盘贩售的分销模式,严重增加了成本和调度难度,很容易就发生大热的游戏买不到,扑街的游戏盘堆满仓库的状况。

对用户来说,盗版是一种便宜又方便的渠道,为什么要去选正版?他能带给我什么样的服务?

环卫人员因玩手机、买水果被处罚,是否合理?“廉洁记分”是否适用环卫人员?对此,7月6日,乐山市大佛景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对于前述通报引发的争议,经景区党工委研究,《党风廉洁风险迹象精细化记分管理实施细则》对环卫工人并不适用,相关处罚现已撤销。目前,相关人员均在正常上班。环卫工人玩手机。

新需求催生新供给,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正确理解供需逻辑关系,准确把握两者动态平衡,就必须从改善供给结构着手,着力提升供给体系质量,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创造适应新需求的有效供给,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匹配和动态均衡。

网络游戏的营收方式实际上把买断产品变成了租赁服务,如果用买断制的视角来看,网游好像是“用低质量内容骗了更多的钱”,但换成租赁的视角,会发现网游实际上是“用更持久的内容赚了更多的钱”。

自己人不掏钱,那原地去世也并不令人惊奇。

回顾世界网游史,有相当一部分高质量的网络游戏是因为运营上的失败而最终默默消失。